他声音很好听。他写自己名字的笔法很脱俗漂亮。我从此感到迷茫,不知何处可之了。我想整个世界这样表里不一,因为我开始表里不一。生活它漠视我,讽刺我,敲定我的浪漫一文不值。我老早就失去希望了。

就算我天生便感情丰富,也没有办法不背负这样的骂名。我对他的感情,不知由何而生的迷恋,是多么不可思议而脆弱!我要怎么说 怎么说 怎么说才能明晰我的绝望,而非我的罪过。

(是一个引子)

我有一个大企划!!我一定要开始写东西了!
(废话同时请大家听一听冬天的小脚踏船

我写诗来追求我未拥有的,来缅怀我痛失的。
要写你,就像要写顺境,总怕话毕便跌落。

去年的日记

怎样来描绘一条商业街?

要是夜晚。她坐在船上想,要有灯光,人流,巨大的玩偶,和搂着玩偶脖子笑得灿烂的女生。这种时候网红套装和森系棉麻裙都温柔到能感知到对方。要圣诞树。烟雾,泡沫雪人和超市。要空调气和半开的玻璃门,要嘴唇,不擦润唇膏,三天不擦,四天不擦。身体乳用的是标准却叫不出名字的香型,手不戴手套,涂了夏天的半透甲油。我说我喜欢熊,她不打算送我,我也不想再要。要疼爱的东西多了就照顾不来。但她拉我看树脂的兔子,戴着圣诞帽,仰着头看天。

她约我出来逛。这条街看着就像她该来的地方,她旋转也好,欢笑也好,我只能扮演自制的角色,我不敢说的是,我内心深处有多爱这个场景。不敢说它重合上了我童年时一个关于...

谁都不要妄想用羞耻感控制我

...可是当初谁说要有光,
谁说在天地初开时
应该吹响萨克斯?

19.7.8的凌晨
暴雨

不管怎么说 2016就一直是2016

又听到它了 每次都要放下手边的事感慨一番
但说来说去也就那点事 不说了

maybeshewill是16年夏天解散的 正好是我第一次听到这首的时候
虽然这样没有资格遗憾 还是很遗憾没能在现场合唱一首云电影。

p2是现实之所以成为现实

2018/2017/2016/2015
15岁/14岁/13岁/12岁

翻了翻电脑里的存稿。从10岁的52集正义战胜邪恶剧本到现在的小破诗。中二期真的很长。

其实10岁也不算开始。09年刚上小学的时候还流行那种咔哒咔哒的密码本。我那本封面是日奈森亚梦,内容是小学女生拯救世界,密码是3568。从很早之前就崇尚个人英雄主义,想做那种孤身一人力挽狂澜壮烈牺牲(后面这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大概和更早的经历有关。一些缺失带来的一些迫切的追求,直到现在都还隐隐约约残留在我的身上。

小学五六年级时挺多人写小故事,玩的好的在对方的世界观中留个名字,近似于创了个角色当作自己。我还记得一个片段,是当时和一起写东...

我也想吼叫 想痛哭 想摔东西 想揉捏手臂 但所有这些习惯 我要么改掉了 要么没拥有过 我想说话 但是忙碌时对自己只能匆匆一瞥 闲暇时又失掉了力气 无论面对的是本子还是键盘 好像万物寂静了
假如所有东西都只有我记住了 到了最后还有什么是真实的
我好想藏起来 我好想不要看到扳手 棋子和牙齿 潮湿的瓷砖地板 栏杆 医院是南风天 南风天是医院 忆苦思甜 触目惊心 如鲠在喉 什么啊
我也有梦想 如果有可能 我想住在闹市中 我想有高楼层和落地窗 想有给我摆墨水的柜子

纳丁最后的期待是 做一个好人 正直又健全

她没完成的我来帮她完成 在有更好的我出现之前

我有野心 我想被记住 我愿意相信有责任落在我身上...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